葡萄酒网——Vine100
专注葡萄酒行业一百年

波尔多不只有红酒,也有干白

除了世界级品质的干红,波尔多其实也出品高质量的干白。但为什么波尔多干白没有勃艮第干白出名呢?Panos Kakaviatos展开了调查……

波尔多

年初的Vinexpo期间,我在一场晚宴上给我的几个并非发烧友的朋友尝试了一款波尔多出品的白葡萄酒,他们都为它的饱满芬芳大为吃惊。

我请他们品尝的,是来自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产区的2015年份佛泽尔酒庄白( Château de Fieuzal Blanc)。波尔多出品的优异干白远远不止这一款,但消费者却常常忽略它们。

在德国、美国乃至中国市场,当提到波尔多的时候,大家脑海中首先想到的都是红葡萄酒。中国南宁的葡萄酒教育者朱利安MW指出:“但是如果谈论新西兰或德国,消费者会自动联想到白葡萄酒”,而且常常是单一品种,比如长相思或雷司令。

其实,在像波尔多这样著名的产区,如果我们只把眼光放在红葡萄酒上,就会错失一系列风格多样而且价格公道的干白葡萄酒:既有未经橡木桶陈酿、简单清新款,也有更加复杂的橡木桶陈酿款;有的深邃浓郁而严肃,有的轻盈优雅,适合夏日畅饮。

格拉夫:波尔多的精品干白产区

格拉夫(Graves)是波尔多最优秀的干白产地,其北部划分出的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更是其中翘楚。

波尔多的精品干白产区

加上佩萨克-雷奥良,格拉夫产区覆盖超过5000公顷的葡萄园。“Graves”这个名称,提示了当地主要的土壤成分:具有良好保暖性的砾石(gravel)。除此之外,格拉夫地区的底土成分多样,包括柔软的沙子、石灰石和各种粘土。

由于海拔差异,一些地块更加清凉,一些地块的微气候则更温暖。风土上的差异,也为不同风格的产出打下了基础。

与此同时,生产白葡萄酒的酒庄在采收和酿造的过程中,越发重视精准的操作,令品质水涨船高,而且有一些酒款,价格还没有追上品质,所以现在正是入手格拉夫白葡萄酒的好时机。

值得一提的是,格拉夫干白主要是赛美蓉和长相思两个品种混酿而成的。赛美蓉带来质感以及白色核果、花朵的芬芳。长相思则具有青草的气息和爽利的柑橘风味。

一部分格拉夫白还经过了橡木桶陈酿,添加更多复杂度,令它们与纯粹的长相思——比如桑赛尔(Sancerre)有了明显的风味差异。

格拉夫分级

著名的波尔多1855列级,并没有考虑格拉夫产区除了侯伯王之外的酒庄。因此在百年后的1959年,格拉夫产区进行了自己的分级——Graves Classification,其中既包括红葡萄酒也包括白葡萄酒。

16家获得列级的酒庄的当中,七家以红葡萄酒获评,三家以白葡萄酒获评,六家则以红白葡萄酒获评——也就是说,格拉夫共诞生了22款“格拉夫列级”葡萄酒。

由于列级酒庄全部位于产区的北部,在1987年,这里诞生了一个新的产区——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当时仅包括55家酒庄,800公顷葡萄园。

如今佩萨克-雷奥良产区涵盖75家酒庄,葡萄园面积也增加了超过一倍,出品的葡萄酒红白比例在三比一左右。其中最优秀的白葡萄酒——本文后会推荐几款——最便宜的,欧洲零售价仅仅在每瓶20英镑(180人民币)左右。这些酒风味浓郁,多经过橡木桶陈酿,更增添了复杂度。

波尔多葡萄园

在佩萨克-雷奥良以外的格拉夫产区,白葡萄酒的价格可能更加便宜,但可能少用或不用橡木桶陈酿。

市场怎么看待波尔多干白?

“我总是为波尔多干白葡萄酒的品质感到吃惊——它们具有不输勃艮第干白的复杂度。”德国进口商 Klaus Kneib说道。但他也指出,从25年的职业经验来看:“德国从来都没有对波尔多干白表现出太高的兴趣。”

个中原因,他也不确定:“也许是橡木桶陈年让德国消费者望而却步——他们更习惯于果味为先的白葡萄酒。但他们却不介意橡木桶陈酿的勃艮第干白,为什么波尔多干白就不行呢?”

在屈臣氏酒窖任职的Jeremy Stockman表示,来自著名酒庄的波尔多干白能够有销路,大部分是因为酒庄的干红出名。

大名鼎鼎的克莱蒙教皇酒庄(Pape Clément )还有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都有高品质的白葡萄酒出品。最出名的,自然是侯伯王白(Haut Brion Blanc),由于产量稀少,价格高昂。

诗密拉菲酒庄(Château Smith Haut Lafitte)在格拉夫列级诞生的时候,还仅仅出产红葡萄酒,现在却酿造波尔多品质最高的白葡萄酒之一。

“出身”名庄的波尔多干白可以在香港这样的成熟葡萄酒市场卖出好价格,但“那些好喝的日常波尔多干白——比如马拉帝酒庄(Château Malartic Lagraviere),却没有多少消费者问津,十分可惜。”在香港工作的葡萄酒商Linden Wilkie说道。

华盛顿邮报的葡萄酒记者Ben Giliberti也同意:“马拉帝酒庄显然投入了许多资金提升品质,白葡萄酒质优价美。”在他看来,骑士酒庄除了著名的红葡萄酒之外,白葡萄酒也是“一级庄的水准”。

其他性价比高的波尔多干白,还包括拉罗维耶(Château La Louvière),卡尔邦女(Château Carbonnieux),拉图玛蒂亚克(Château Latour Martillac),博斯科酒庄(Château Bouscaut)以及奥利弗酒庄(Château Olivier)的白葡萄酒。

但即使在美国市场,“这些酒也不怎么常见,消费者缺少足够的理解。”在加利福尼亚工作的酒商JJ Buckley认为。

不过,格拉夫的酒庄正逐渐认识到推广白葡萄酒的重要性。骑士酒庄庄主Olivier Bernard就打算撰写一本专门讲白葡萄酒的书:“波尔多干白需要更多关注——因为人们已经足够了解波尔多干红了!”

年份差异以及品质的调整

年份对于白葡萄酒的重要性不亚于红葡萄酒。尽管酒农可以通过枝冠管理做出一些调整,但格拉夫各地的微气候还是有“冷热”之分。

波尔多干白葡萄酒

地块比较寒凉的酒庄——比如拉罗维耶(Château La Louvière)和骑士酒庄在温暖的年份表现更佳。相反的,黑教皇酒庄等所在的地块比较温暖,遇到2014年这样寒凉的年份,表现会更好。

全球的气候变化正带来越来越多偏暖的年份,所以酿酒师们愈发重视长相思在混酿中的作用。“过去,我们需要在混酿中多加一些赛美蓉,让口感更油润,防止长相思过于突出。”骑士酒庄庄主Bernard解释道,”随着全球变暖,我们需要的赛美蓉会更少——砾石土壤中生长的赛美蓉和梅乐一样,口味会容易变得比较熟软。”

令人惊喜的是,波尔多干白是具有陈酿潜力的,即使是价格没有那么高的酒款也是如此。2020年我们品鉴拉罗维耶酒庄的1985年份时,它风采依旧,具有太妃糖、咸焦糖、橘子酱的鲜活风味,与鳕鱼完美相配。

近年来,酒庄也在不断根据消费者的口味调整他们的干白风味。像佛泽尔酒庄黑教皇酒庄,原本都有相当明显的橡木风味,现在却重视突出果味。佛泽尔酒庄新任的酒窖主管Jean-Charles Fournié说道,他更重视葡萄酒的鲜活风味、张力以及矿物味。

拉罗维耶酒庄、金露桐酒庄(Chateau Couhins-Lurton)以往酸度更加尖锐,近年来变得愈发柔和,同时未失严肃的风格。“我现在更习惯于令酸度低一些,消费者也更喜欢这种口味。”庄主Jacques Lurton说道。2019年他刚刚从父亲André Lurton手中继承了酒庄。

提早氧化问题:波尔多干白如何?

提早氧化(premature oxidation)是困扰勃艮第干白陈年潜力的问题之一。波尔多干白,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扰。

波尔多干白葡萄酒

我们得以品鉴1985年份拉罗维耶酒庄干白的那场晚宴上,不同酒瓶中的同款酒陈年状况似乎有一定差距,还有一些有了“木塞味”。

个别酒塞质量有问题,也许只是运气不佳,但像Lurton和Bernard这样的酿酒师,却从2015年起坚持将瓶塞换成Diam塞,确保万无一失。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有机法种植。尽管有些酒庄追求或已经取得有机认证,但有机法并非高品质的保证。毕竟波尔多每年气候变化多样,出于防病等方面的考量,并不是推行完全有机法种植最理想的产区。

关于波尔多干白葡萄酒的知识就给大家介绍到这里了,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波尔多葡萄酒的知识尽在vine100葡萄酒网

赞(1)
转载请注明出处:vine100葡萄酒网 » 波尔多不只有红酒,也有干白

发表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葡萄酒网-Vine100 | 专注葡萄酒行业一百年

关于我们文章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