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网——Vine100
专注葡萄酒行业一百年

柏图斯酒庄:波尔多传奇右岸名家

不仅限于葡萄酒的世界,“Icon”都已经是一个被泛滥使用的词汇。但是当我们谈论世界上最伟大的葡萄酒,没有比位于波尔多右岸的柏图斯(Petrus)更配得上这个词的酒庄了。读一读Decanter杂志波尔多专家Jane Anson这篇详实的酒庄档案,一同揭开柏图斯的神秘面纱。

柏图斯酒庄葡萄酒
柏图斯酒庄葡萄酒

真正的“Icon”是什么概念呢?当你开启一瓶老酒,即使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它是假的,还是难以自抑地雀跃不已。

这就是当人们看到1945年份柏图斯酒标的反应——包括我。那是在十年前,我和一些朋友参加一场晚宴,一位美国酒商带来了这瓶“老酒”,他一边开瓶,一边用令人起敬的诚实说道:“我知道它不是真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打开它。”

我曾经问过许多人,他们对于柏图斯酒庄怎么看,一半的受访者都会请求匿名做出评论——这同样很说明问题,他们都十分恐惧失去采购柏图斯的份额。

即使是未能有幸经手售卖柏图斯,或者为孩子的大学学费基金而投资买下柏图斯存起来的人士,也渐渐能够理解柏图斯的超级巨星身份了。

2018年,美国的一场拍卖会上,一箱1998年份柏图斯卖出了38,000美元(约合249,000人民币)的高价。即使是“便宜”一些的年份,在英国市场价格也甚少低于20,000英镑(约合173,000人民币)。

2018年,柏图斯的拥有者穆义集团(Moueix)决定销售20%的股份给一位哥伦比亚裔美国投资者,当时这家11.5公顷的酒庄估值10亿美元。

柏图斯小档案

拥有者:Jean-François和 Jean Moueix(通过Videlot控股公司),Alejandro Santo Domingo持有20%股权

面积:11.5公顷

酿酒师:Jean-Claude Berrouet之后家族的第二代传人Olivier Berrouet

产量:大约每年30,000瓶。除了正牌,柏图斯还出产一款少见的酒叫做Saute-Loup,只提供给家族成员和朋友(酒标上写的是“Réserve de la Famille家族窖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副牌酒。

风土:蓝粘土(Sticky blue clay)

种植:100%梅乐(也栽种了少量的品丽珠,但不用于酿正牌酒)

葡萄园最高点:40米

酿酒:在水泥酒缸中发酵,在不超过50%的新橡木桶中陈酿。

柏图斯时间线

1785年 — 地理学家Pierre de Belleyme出版的“Belleyme地图”当中,波美侯地区并没有柏图斯酒庄的记录。

19世纪60年代 — 19世纪中叶,Arnaud家族将持有的葡萄园拼凑为一个酒庄。柏图斯出现在了当地的文献记录中,当时是一个带葡萄园的农场。

1878年 — 柏图斯成为巴黎世界博览会(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Paris)中第一款获得金奖的波美侯葡萄酒。

20世纪20年代初 — Marie-Louise Loubat成为庄主之一,到了40年代,她成为酒庄的唯一拥有者。

1943年 — 当地酒商Jean-Pierre Moeuix开始负责柏图斯的销售

1947年 — 柏图斯出现在了伊丽莎白公主(后来的英国女王)和当时的希腊及丹麦王子菲利普(后来的亲王)的婚礼上。

1956年 — 令人绝望的霜冻天气。Loubat夫人决定将受到冻害的葡萄藤砍到根部,而非将它们拔除;然后将插条嫁接到老根上。

1961年 — Loubat夫人去世,酒庄所有权由侄女及侄子——Lily Lacoste-Loubat和Jean-Louis Robert Lignac继承。J-P Moueix也接手了一小部分股权。

1964年 — 第一个由Jean-Claude Berrouet酿造的年份。Moueix公司买下了Lignac手中的股份。

1965年 — 柏图斯酒庄在这一年没有产酒。

1969年 — Jean-Pierre Moueix成为酒庄唯一的拥有者。他年纪最小的儿子Christian Moueix成为了柏图斯对外的发言人,以及中间商公司Ets JP Moueix的负责人。Jean-Pierre年纪最大的儿子 Jean- François成为柏图斯的庄主,他建立了中间商公司Duclot。

1991年 — 柏图斯酒庄在这一年没有产酒。

2003年 — 3月末,Jean-Pierre Moueix去世,享年90岁。

2008年 — 酿酒师Jean-Claude Berrouet退休,由儿子Olivier接棒。

2009年 — 柏图斯从Ets JP Moueix剥离,成为独立的产业。

2012年 — 在新酿酒厂酿造的第一个年份,其中有12个水泥酒缸(此前只有8个)。

2012年 — 柏图斯的销售完全由新设立的酒商公司Clés Distribution代理。

2018年 — Santo Domingo家族购买了20%的股权。这个家族最初从哥伦比亚啤酒品牌Cervecería Bavaria起家。

厚积薄发

一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柏图斯的声望才真正开始累积。如今,它已经能够从价格和品牌辨识度上碾压左右岸99%的列级酒庄。它有足够的底气,以至于抛下了波尔多酒庄名称中常带的“château(城堡)”一词:Petrus就是Petrus,没有法语的重音标识,也没有花里胡哨的缀饰,一切都靠瓶中的酒来说话。

和波美侯其他酒庄相似,柏图斯的大门是非常收敛的。秀颀的石灰石建筑,以铁铸的、十字交叉的钥匙装点——后者代表着圣彼得。这幅图景,第一次出现在柏图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酒标上。

酒庄的大门由Labat夫人亲自订制。这位女性对品质的不辍追求,令她名下的珍酿出现在欧洲和美洲最高贵的餐桌上。而交叉的钥匙,则几乎成为了酒庄的标志性图样,石墙上刻入的酒庄名甚至都有些多余了。

柏图斯的葡萄园
柏图斯的葡萄园

柏图斯之所以出名,原因有几个。

首先自然是它的风味——层次复杂,以蓝莓和黑莓果味见长,松露的风味在年轻时便早早显露,随着“年龄”渐长还会变得更加浓郁,在经过最早阶段的“顽固”之后,更会发展出碎石、板岩、黑巧克力的滋味,以丰沛而柔和的单宁支撑。

但是仅有美好的风味还不够。柏图斯和所有伟大的葡萄酒一样,不仅令有幸一亲芳泽者沉醉,也吸引着大众的关注和目光。

诚然,柏图斯的稀有程度也为它的神话加了一把火。酒庄的葡萄园只有11.5公顷,每年只出产2500箱12瓶装的酒,这还要看年份。

相比之下,左岸波雅克的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拥有110公顷葡萄园。尽管柏图斯的葡萄园产出用于酿造正牌酒的比例高于拉菲的正牌,柏图斯的产量依然只有拉菲的约五分之一。

此外,拉菲通过波尔多市场(Place de Bordeaux),由多个酒商销售,柏图斯则紧紧控制着销售渠道,保持住了令人眼热的稀有度——这一点是左岸一级庄难以模仿的。柏图斯也不吝通过网站、推特、Insta宣传这一点。

独立的产业

柏图斯的混酿——或者说,恰恰因为它不混酿,是令其区别于其他顶级波尔多酒庄的关键之一。

诚然,市面上还有其他100%梅乐酿造的酒,比如邻居的勒庞(Le Pin)。但是在柏图斯,它的“一风土、一品种”已被奉为传奇,被伦敦酒商们评价“具有勃艮第般的纯净”。

除此之外,酒庄主张减少干预的酿造手法,愈发凸显风土特征,令柏图斯别具个性。酿酒师Olivier Berrouet从传奇的Jean-Claude手中接棒,成为家族的第二代酿酒师。他是一位和父亲一样风度翩翩的绅士,还“兼职”旧金山四九人(译注:橄榄球队)的粉丝。他无数次评述柏图斯风土和品种的结合“诚挚”、“真实“、“纯净”和“灵动”。

“土壤当中还有酒窖中都充斥着来自自然的力量,我们应当把一切人为操作从简。”Berrouet说道,“我们在水泥酒缸中发酵,之后用不超过50%的新橡木桶陈酿。我们使用的橡木桶都提前用水涮洗过,确保橡木桶的风味不会太过强烈。”

而柏图斯的土壤,是令它出产的酒与众不同的关键原因。那密实的“蓝”粘土,几乎覆盖了柏图斯的整个葡萄园,但这种成分的葡萄园在整个波尔多却是凤毛麟角——这么说毫不夸张。

我撰写《近看波尔多(Inside Bordeaux)》一书的时候,曾经邀请波尔多葡萄与葡萄酒科学研究所(ISVV)的Kees van Leeuwen教授为我提供一张波美侯的地图。据他所说,在整个波尔多11万公顷的葡萄园中,只有不及1%是类似的土壤成分。波美侯的土壤确实以粘土为主,但不是这种粘土。

“蓝粘土特别紧实,因为富含有机物,表面颜色很深。”Berrouet介绍道,“这种土壤出产的葡萄酒力量磅礴,尽管与其他波美侯出产的酒比起来,年轻时会显得比较闭合。”

柏图斯酿酒师 Olivier Berrouet监督葡萄的筛选工作
柏图斯酿酒师 Olivier Berrouet监督葡萄的筛选工作

命运的走向

追求“一品种、一风土”的柏图斯,在过去十年里顺利完成了许多重大的变化。

2009年为止,柏图斯的“对外大使”由Jean-Pierre Moueix的两个儿子共同担纲。Christian是中间商公司Ets JP Moueix的负责人,同时还管理其他几个酒庄,比如Château Trotanoy和 La Fleur-Pétrus。他的兄长Jean-François则负责家族的另一家中间商公司Duclot,总部设在波尔多市内。

2009年,Jean-François成为了柏图斯的唯一拥有者,家族生意也被完全一分为二。

2013年,柏图斯设立了独立的经销公司Clés Distribution,最初由Christophe Jacquemin Sablon负责,现在的老板是Eric Simonet。对于英国市场而言,这意味着酒庄的进口商从唯一一家Corney & Barrow变成了三家——Berry Bros & Rudd(BBR)和 Justerini & Brooks也加入其中。这也意味着,柏图斯从此以后都将“独立行走”,与家族经销的其他酒没有了任何联系——包括通过家族中间商Duclot销售的其他酒。现在,所有经销商都需直接通过Clés Distribution买酒。此举令柏图斯团队能够更好地集中精力,积蓄能量。

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柏图斯不再受市场的影响。过去的一年里,柏图斯各个年份的价格都有所回落。比如说根据Liv-ed记录,2020年9月,杰出的2009年份柏图斯售价每箱32,700英镑,比2019年的价格下降1.4%。2010年份则下降2.3%至33200英镑。近几个年份下降趋势更明显,2017年份价格猛跌18.9%至24,382英镑。

但是更长远来看,柏图斯的价格上扬趋势却是可观的。Liv-ex的柏图斯指数记录了过去十个年份的价格变化,显示2013年到2018年,价格上升了37.4%。这个数值,比Liv-ex 100和波尔多500指数——两者同期分别上涨19.9%和27%。

我采访的几位不愿在文中透露姓名的酒商们,曾经评论道:“市场对柏图斯的需求很高,特别是在现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很多客户都在寻求更加安全的投资产品。”

“柏图斯也是波尔多为数不多的几个懂得如何创造品牌价值的酒庄之一,它能够为销售环节的每一环创造新的价值。”

“我们的使命非常直接——我们依靠进口商和分销商在各自的市场销售柏图斯。”分销公司Clés Distribution的负责人Simonet说道。

“我们不组织官方的活动。”他补充道,“我们相信最好的‘活动’便是当客户打开一瓶柏图斯,伴着美食,并与家人朋友分享的时刻。”

赞(1)
转载请注明出处:vine100葡萄酒网 » 柏图斯酒庄:波尔多传奇右岸名家

发表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葡萄酒网-Vine100 | 专注葡萄酒行业一百年

关于我们文章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