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网-Vine100
专注葡萄酒行业100年

普通产区顶级酒和顶级产区中等酒,你会如何选择?

如果换做是你,你更愿意花钱购买一瓶普通产区的顶级葡萄酒,还是一瓶顶级产区中等质量的葡萄酒?

葡萄酒

一、葡萄酒的标签化

如今,西班牙、南非和智利的一些酿酒厂将其卖不出高价酒,归咎于超市和廉价品牌的兴起。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一些酒庄把类似“物超所值”之类的附加词,简单粗暴地赋予产区之上,再加上品牌的运作……于是,这款酒的调性就这么轻易被确认了。细想来,这种做法不可不谓之简单粗暴,但这种推理模式似乎被不少业内人士所接受。

再比如波美侯(Pomerol),在世人仰望的目光下,他们销售着高价的葡萄酒。相反,西班牙佩内德斯(Penedes)的种植者们就远远没这么走运了。

对此,葡萄酒大师彼得•米切尔(Peter Mitchell)表示:“当我看到人们还在鼓吹这些陈腔滥调时,我觉得这挺可悲。”

受品质和大众市场的制约,某些产区更趋向于生产廉价品牌,以至于大多数消费者没有机会发现这些产区的更多精彩。” 

在欧洲,我们既会找到很多低于10美元的夏布利,也不乏有像Dauvissat Les Clos Grand Cru这样,每瓶都超过200美元的夏布利。同一个产区,同一个标签,那么问题来了,当我们谈论夏布利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在谈论一个高级的葡萄酒产区,还是一种带有尖锐酸度的平价葡萄酒。

再举个例子,Petrus和Mouton Cadet其实来自同一个产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好在波尔多对酒庄和地区有着严格的分级制度,这才不至于让人迷惑。

站在这个角度上思考,也许“精品葡萄酒产区”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谬论——因为这仅仅体现了个别成功的案例。试想,如果摘下“一级庄”这顶荣耀的皇冠,把拉菲当作普通波尔多葡萄酒来销售,会有什么不同吗?也许并不会

然而,武断地对葡萄酒进行标签化的现象仍旧司空见惯。近日有文章称里奥哈对消费者而言“缺乏吸引力”。实际上,这样的言论不仅对消费者毫无帮助,甚至还起到了误导的作用。实际上,像是Las Beatas以及Aurus这样的里奥哈,价格早已超过了很多波尔多的二级庄

葡萄酒

另外,像是Contador, Torre Muga, Roda’s Cirsion以及Remirez de Ganuza’s Trasnoch,它们也同样出色,这些酒也并不愁销量。

二、打破被标签化的困境

有一些前卫的生产商,为避免被标签固化,他们选择放弃现有的标签,换来的可能是不确定性,当然也有更多可能性。以西班牙为例,很多顶级起泡酒生产商已经决定放弃CAVA的称谓,以CAVA以外的形式销售起泡酒

事实上,所谓的“物美价廉”并不多,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品牌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

南非的种植者常常为摆脱廉价的形象而苦恼,而超市酒的标签进一步强化了这种“不高级”的形象。当然,也会有例外出现。 

The Divas,DeMorgenzon的顶级白诗南品牌,它的售价超过95美元,当然,它的品质也配得上这个价格。 

“我们必须要求更高的价格,并勇敢地维持这个价格,”DeMorgenzon的首席执行官Carl van der Merwe说。

“从英国市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确实有高品质的葡萄酒,我们需要更多像Divas那样的葡萄酒。因为,你只需要一到两款这种价位的葡萄酒,就能开始改变消费者的看法。”Paul Cluver的酿酒师Andries Burger表示。 

一些业内人士也同意上述看法。美国作家Terry Theise说:“一个品牌空前的价格会吸引广泛的注意力,至少买家会感到好奇。在品质确实优异的情况下,像Angelo Gaja那样,放手大干一场吧。”

三、葡萄酒的声誉与价格之争

另一方面,这位作家也承认香槟比CAVA更占优势,就像波亚克(Pauillac)比斯泰伦博斯(Stellenbosh,南非开普敦的一个葡萄酒产区)更具优势一样。一个产区长期以来积攒的声誉确实不容小觑。

不信你看,即便是被放置于超市的货架上,可谁也无法小看 Bollinger,这就是声誉的力量。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意识到声誉并不是一张免费的通行证:这几年来,由于英国人需要寻找更便宜的替代品,香槟出口至英国市场的数量一直在下降。

葡萄酒

根据葡萄酒交易平台Liv-ex的数据显示,一些品牌,尽管它们在声誉方面远不如波尔多,但这并不影响这些酒款正迅速抢夺可观的市场份额。

Liv-ex总监Justin Gibbs解释称:“当我们比较2019年至2020年Liv-ex区域之间的交易额时,葡萄酒交易出现了显著变化。” 

例如,波尔多和勃艮第的市场份额分别从55%和21%降至42.1%和15.6%。另一方面,托斯卡纳、罗讷河谷、美国和“其他”地区都从中受益。如今在Liv-ex交易的葡萄酒种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对此,作家Terry Theise认为试图摆脱名誉的影响是一件徒劳的事:“如果一个产区享有很高的声誉,那么这些产区生产的普通餐酒,也会连带着熠熠生辉,但这种威望必须稳固地建立起来。” 

然而,法国南部却告诉了我们另一个故事。尽管缺少历史血统,但这里的葡萄酒还是卖得很好,朗格多克和普罗旺斯最好的葡萄酒有时比波尔多的一级庄还要贵。正如这里的桃红葡萄酒,20年前,没人会想到普罗旺斯桃红能卖到50英镑以上,而现在有多种桃红都能卖到这个价钱。没有人怀疑声誉决定价格,但这并不绝对,朗格多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你问斯泰伦博斯和佩内德斯的某些生产商,该如何扭转廉价葡萄酒这一印象时,他们会半开玩笑地建议裁员——把那些从事生产低价葡萄酒的同胞都裁掉。他们声称,只有产区内多数葡萄酒厂都酿造精品酒时,才会收获认可,葡萄酒的价格才有可能提高。然而,这似乎又不太可能——因为我们始终会面临截然不同的优先事项。

但希望还是有的,因为顶级买家并没有灭绝,他们希望能从葡萄酒的选择中获得文化资本。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出手阔气的葡萄酒爱好者,他们思想开放,愿意掏钱买他们认为最强大或是最值得入手的品牌,而关于葡萄酒的声誉,并不是制定购买决策的唯一标准。

赞(1)
转载请注明出处:vine100葡萄酒网 » 普通产区顶级酒和顶级产区中等酒,你会如何选择?

发表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葡萄酒网-Vine100 | 专注葡萄酒行业一百年

关于我们文章投稿